拒绝捐款背后被家人逼到自杀的阿德巴约

新型冠状病毒在短短的几个月之间,席卷了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角落,非洲也不例外。

在这段艰难的日子,作为科特迪瓦、喀麦隆和塞内加尔足球界的旗帜性人物,德罗巴、埃托奥和马内都在联系各界朋友,或出钱或出力支持着祖国的抗疫行动,然而多哥人民却迟迟无法看到他们的旗帜:埃曼纽尔-阿德巴约。

“那些说我没有捐款的人,我现在统一给你们做个回复,那就是我不捐,就这么简单。”

对于这种表态,多哥人民自然相当愤慨,然而阿德巴约丝毫不在乎他所受到的批评,没过几天就展示了自己车库里的9辆豪车……

“他们可以拿我和德罗巴、埃托奥比较,但是很不幸的是我不是他们。我是阿德巴约,我永远都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。”

在这种万众一心的时刻,一方面出于社会责任心,一方面出于建立正面人设,不少球星都愿意献出绵薄之力,不过阿德巴约的固执冷血,也有自己的苦衷:过去这些年,来自祖国的“亲人”们,成了他挥之不去的噩梦。假如没有这些亲戚,曾被誉为“小魔兽”的自己,职业生涯的高度或许不止于此。

在这个人均GDP仅700多美元的非洲小国,即使是首都也有不少贫民窟,阿德巴约就是在那里长大。

“因为房顶是漏的,我每天晚上睡觉前得用桶接着。那里没有电,只能用蜡烛灯笼,没有厕所,上厕所要去一英里外的海滩,风大得不可思议。你可以想象,那就是我的生活。

“我们去邻居家找电视看球,但我不相信屏幕上那些球员是真的。出国踢球后人们说在电视上看到我,我才相信乔治-维阿是真的,可能齐达内也是真的,这就是一个多哥孩子眼里的足球。”

4岁之前,阿德巴约甚至都不会走路。母亲带他四处看病无果,直到有一天,一个皮球滚到了阿德巴约面前,他神奇地站了起来。

“人们对我母亲说,你儿子因为足球而学会了走路,他应该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。”

在阿德巴约6岁的时候,家中的大哥科拉去了德国,全家人都希望他能改变大家的生活,然而这份希望并没有成真。用阿德巴约的话说:

试训的结果很不错,他得以留在俱乐部,这时失联已久的大哥科拉出现了,说想来看他。还没多少收入的阿德巴约不得已跟队友借钱,给大哥付了酒店钱,甚至还得给他买回德国的机票。

在梅斯的青年队,阿德巴约大杀四方,17岁时就升上了一线队。拿到第一份薪水之后,他就用这笔钱给家里修建了一栋大房子,然而这也成为了噩梦的开始。

知道他能赚钱之后,科拉和彼得两位哥哥开始不停地向他要钱,做生意需要钱,侄子生病需要钱,数目越来越大,大到甚至需要动刀子才能解决。

“某天我训练回来后,感觉非常疲惫,我决定去睡个午觉。我醒来后发现有把刀抵在我喉咙边。我睁开眼睛一看,拿刀的竟然是我的两个兄弟。”

“我的公寓楼下有家药房,我买了一包又一包的药,他们不卖我,我说是为了多哥的慈善机构买的。我做好了准备,吞下了所有的药,我准备好离开了。然后在午夜的时候,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朋友告别。”

万幸的是,家人的骚扰没有影响他在球场上的表现,凭借着优秀的数据,摩纳哥将阿德巴约收至麾下。

“在摩纳哥的时候,我觉得全家都踢球也挺好的,所以我把弟弟罗蒂米送去法国的一个青训营。”

结果没几个月,罗蒂米就偷了21部手机,“要知道全队才27名球员”。发生了如此恶劣的事件,罗蒂米的足球生涯还没开始就已结束。

回到多哥的家里,罗蒂米又偷走了阿德巴约和维维安-福交换的球衣,偷走了齐达内的签名球衣,偷走了阿德巴约给母亲买的卡地亚项链,偷走了阿德巴约在摩纳哥收集到的队友不穿的旧鞋,偷走了阿德巴约很多从欧洲买回来的东西。偷走之后,就拿到集市上卖掉。

抛开性格和家事不谈,阿德巴约至少比他的兄弟们争气多了。从摩纳哥来到阿森纳后,他迅速赢得了温格的信任。2007-08赛季,他打进了24个英超进球,仅次于C罗,与托雷斯并列第二。

每当阿德巴约不能满足亲戚们的要求时,他们就会给《太阳报》等英国媒体爆料,从而来换取一些报酬。这让阿德巴约十分苦恼,因为面对话语权更大的媒体,自己常常疲于应付。

“阿德巴约认为是他的妹妹和妈妈对他使用了巫术,妈妈现在非常难过,每天她都在哭,我刚刚给她打过电线年末,在德国开卡车的科拉向《太阳报》放出猛料,说阿德巴约被“精神治疗师”洗脑了,误以为妈妈是“女巫”,这才导致他状态不佳。

而就在之前,阿德巴约的妹妹马吉也通过《太阳报》控诉阿德巴约把妈妈赶出了家门,也不赡养母亲,“现在妈妈只能在街头靠卖塑料袋,挂锁等小杂物勉强生活。”

2015年,忍无可忍的阿德巴约,在自己的facebook上发表了一篇千字长文,将自己饱受亲人折磨的“血泪史”全部抖落了出来。

自曝这样的家丑,使阿德巴约惹上了不少麻烦,不得不在赛季中期离队回家处理事情,最终热刺不堪其扰,宁可继续支付工资,也选择了和他协商解约。

“我的大哥科拉以阿德巴约家族的名义向皇马写了一封信,表示我不应该继续留在皇马,不建议皇马签下我。

对于阿德巴约来说,制造争议早已是家常便饭。2009年那次著名的狂奔百米滑跪后,他就成了阿森纳球迷恨之入骨的叛徒。

“阿森纳球迷在喊:你妈是妓女,你爸是洗大象的。除了滑跪,我还能怎么回应呢?我的声音敌不过那么多球迷。”

不过,纵然身背犹大、懒鬼、爱财等若干骂名,阿德巴约仍然拥有比绝大多数球员更成功的职业生涯。

非洲球员的职业生涯都很难走得特别顺利,一方面在于青少年时期他们无法获得专业、良好的教育,另一方面就在于剪不断理还乱的家族关系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